顺德图书馆_《漫长的告别》
<output id="q7j27"><button id="q7j27"></button></output>
<mark id="q7j27"></mark>
  • <nav id="q7j27"><object id="q7j27"><tr id="q7j27"></tr></object></nav>
      <code id="q7j27"><i id="q7j27"></i></code>
      1. <mark id="q7j27"></mark>
      2. 
        
        <var id="q7j27"><rt id="q7j27"></rt></var>
        <output id="q7j27"><legend id="q7j27"></legend></output>
      3. <acronym id="q7j27"></acronym>
          1. <tt id="q7j27"></tt>
          2. <var id="q7j27"></var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q7j27"><object id="q7j27"></object></var>
  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q7j27"><object id="q7j27"></object></small>

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q7j27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q7j27"><i id="q7j27"></i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1. 首页 > 资源> 精品书评 >《漫长的告别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漫长的告别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时间:2019-03-01 08:51    访问量:243    信息来源:


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者:()雷蒙德.钱德勒著

                    索书号:I712.4/4839


                    与其说这是关于《漫长的告别》的评论,不如说是一个非?#35780;?#36855;读者对雷蒙德?钱德勒和劳伦斯?布洛克这两位硬?#21495;?#20390;探小说大师的致敬——


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81;?#20320;像?#19981;?#19968;只春天的熊,爱你爱到全世界的老虎化成黄油,这样的比喻固然不错,但比起他的崇拜对象钱德勒来,村上在这种最生动之修辞手法上的造诣恐怕还要差一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有人满脸冷淡,钱德勒会用寄宿学校的汤来比喻;看见一个人的嘴小巧优雅,他会?#30340;?#26159;专为亲吻婴儿而生;对于比较尖利的嗓音,他则形容可以刮掉?#25512;帷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看这句,“我道过晚安走?#39034;?#21435;,让他像个挖树根的农夫一样在那里费神劳心地苦想。”还有,“无声的微笑微微拉动她的嘴角,那是在邀请人,很慢,像是个想捡起雪花的孩童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这句,“值班的柜台人员是一个对?#19968;?#20219;?#38382;?#24773;都很漠然的蠢货,穿着不成套的白色亚麻西装,打着哈欠把笔递给我,目光看着远方,好像在追忆童年。”我足足回?#35835;?#21322;?#31181;櫻?#22826;他妈的形象了,我们也常遇见这样的蠢货对不对?
                    钱德勒作品中的类似绝妙比喻随处可见,且其语言之精彩远不止于此种方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没有打算专门谈论《漫长的告别》,读过并且?#19981;?#38065;德勒作品的人会理解我这么做。七部长篇,有着统一、鲜明的叙事风格,都在讲那个叫?#35780;?#26222;?马洛的私人侦探,所以无法也无必要单独评价。如果有人主要是为了读一个曲折而紧凑的?#35780;?#25925;事,那么最好别?#21335;?#26395;于钱德勒,不可被他在侦探小说领域的地位所迷惑。事实上,当我看到案件结局时,通常已经忘了它是怎么发生的。?#36855;?#36825;并不重要。对于钱德勒的小说,人们不?#19981;?#30340;理由可能比?#19981;?#30340;理由还要多一些——但,绝对无关翻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?#19981;杜访?#23567;说,总能看到无论哪本书?#21152;?#20154;大骂翻译,一开始以为是自己要求太低,?#21335;?#25105;对文字也挺挑剔啊,后来才意识到是其中很多人希望读到一篇平铺直叙、?#19990;?#19978;口、意?#32423;?#22312;字面上的小说而已。在我看来,钱德勒作品的翻译至少达到了较好——人物形象很生动,叙述流畅,最大限度保留了西语惯有的冷?#21738;?#21452;关、反讽及倒装方式的原味,你还想期待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来看主角。仅前面提到的那些比喻即?#19978;?#31034;,马洛是一个愤怒的人。他看什么都不顺眼,他总是语带讥讽,他跑东跑西,与其说在破案,不如说是为了把他遇见的每个人都搞得不自在。但他是个好人。他只是不善于保留自己的意见——在他这种?#25628;?#37324;,对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根本不用?#25512;?#20294;?#19978;?#30340;是,他老是因此挨揍。警察殴过他,罪犯扁过他,连女人也没少对他发起攻击。这种?#32622;?#30340;形成基本归功于他对别?#35828;么?#36827;尺的撩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而那位马修?斯卡德则很少挨打,他比较懂得见机行事。他被小混混偷袭过几次,但他判断迅速而且反击得当,所以总能全身而退,并顺便弄断对方四肢中的某一根——有时候比这个还要重一点。他甚至主动给过一名好端端坐在公园里的年轻人一顿胖揍,就因为那个可怜的?#19968;?#25226;录音机开太大声吵到他了。极度凶险的情况也有两次,第一次的后果是他和一位妓女从此建立了稳固的长期关系,第二次从九死一生中逃过后,他?#20197;说?#19982;这位前妓女共度余生。事情就是这样。有个貌美多情的女人站在你这边,你打起架来都会更加卖力,虽然一样的吃苦头,但完事后收获可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论及女人,与布洛克总给马修安排一些香艳而有趣的“实质性”遭遇相比,钱德勒显然过于吝啬——我们只能从只言片语里的蛛丝马迹去获得安慰:马洛其实也是有性生活的,他无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颇有建树的私人侦探,除了聪明、敏锐、经验丰富、敢于冒险这些必备素质,马洛和马修(?#20197;?#20040;像在谈论两?#20540;埽?#26368;大共同之处在于:他们都很固执,?#28304;?#26696;件和罪犯像“狗咬着骨头那样不放”。而他们最大的不同是——马修的办法是“抬起屁股去敲门?#20445;?#24456;无聊,但安全、实用,只要够细心够耐心,大海里也能让他捞到针;马洛?#27604;?#20063;得拜访很多人,但他更像在“弄开门去敲人家的屁股?#20445;?#36825;种方式风险大,但直接、迅捷,可?#20113;?#21040;打草惊蛇的作用,而且行动起来比较不寂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很自然地想到,作为非常细分?#20063;?#19981;普遍的同类型小说(通俗—?#35780;懟?#30828;汉),两部作品的叙事风格和人物行为模式如果差别很大,很可能表明了这两位作者的生活背景及性格相去甚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人们常用高贵这个字眼来形容钱德勒塑造的马洛,一点也没错。行走于黑暗世界而决不妥协,连暂时低头都不?#24076;?#36825;就是具有骑士精神的马洛。1888年出生的钱德勒50岁之前的人生可用?#23454;?#26469;形容,他?#29420;В?#22868;波,饱受人情冷暖,辗转多个城?#26657;?#19968;战中还被送上战场,以及酗酒成性——他一定对这个世界的黑暗深有?#24418;潁?#32780;且不甘心将就?#27426;?#20174;他成名后的那些令人惊骇的行为和言论可以看出,他是一个多么尖刻——同时也是?#26223;?#21644;单纯——的人。马洛,?#32622;?#23601;是钱德勒的很大一部分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于钱德勒那种黑色风格和硬邦邦的理想主义,整整晚了半个世纪的布洛克则让他的硬汉表现出更多的务实、冷静、宽容、温情和工业文明高速发展之下现代都市人所特有的忧郁——马修没有?#20945;眨?#22825;天去酒吧找这个那个,住小旅馆,结婚了也要来来去去地考虑要不要搬到一起,把自己搞得孤独而诗意的样子——也正是这?#25351;?#35273;最能打动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布洛克生于纽?#36857;?#25104;功在纽?#36857;?#23478;庭完整,生活充裕。他辗转过135个国家,但那叫旅游。很可能马修与布洛克本人完全不同。布洛克更像是挖掘了现代城市及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的疏离、冷漠及没有归宿感的通症,然后以信念和忧郁这两样东西对它进行平衡,从而塑造出一位让每个敏感的读者?#23492;?#20174;他身上找见自己?#30333;?#30340;永远“带着醉意”的私人侦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所体现出来?#21335;?#33410;描述之细腻程?#32676;?#25991;字技巧之丰富性方面,钱德勒要胜于布洛克,但作品整体反而不好读,不能像后者那样轻而易举地直中要害或荡气回肠。这是因为马修的故事都在他自己的内心里,你只要对这个人有感觉,就可完全把握他所面对的整个世界?#27426;?#39532;洛,大多数情况下你只是看见他乒乒乓乓地在做事,而触碰不到他柔和的一面,你需要去直面他所处的世界,你需要有足够?#21335;?#24515;,自行去观察和体会一群人、一个过程和一个时代,你可能因此应接不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是硬汉,马修显得坚韧,马洛偏于刚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马修有各式各样的朋友,而马洛没?#23567;?#22240;为钱德勒似乎也不多。也许他们这样的人不怎么需要朋友。但看到那句“他孤零零地死在异地他乡,只有17个人参加了他的葬礼?#20445;一?#26159;心里一紧。一个充满愤怒、惯于批判的人,在现实中往往不会招人待见,人?#20146;?#26159;在他“告别”后才想到这种性情有多么可贵。费尔南多?佩索阿有一句诗,?#20843;劳?#26159;道路拐弯,死,不是别的,只是从视线中?#39034;觥?#25105;听见,你走在前面,像我一样真实。”对于一位充满个性、撰写谋杀、留下经典杰作和深远影响、寂寞离去的大作家,这句?#20843;?#32473;他再?#40092;?#19981;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马修确实更容易让人着迷,但也不妨换个姿势去打开一本马洛,想象一下:你坐在窗前,屁股在椅子上的着力点从偏左移到偏右,你打开一瓶酒,但不是上次的,倒一杯,先浅啜几口,然后一仰头,干掉,恩,味道有些不同,但——他妈的一样是好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条:《枢纽:3000年的中国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条:《天谴者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返回】【顶部】【关闭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技巧稳赚公式